国产EDA企业困在“人才”里

近年来,中国EDA行业进入发展黄金期,国内EDA企业开始涌现,短短几年,国内已有接近40-50家企业,他们几乎把芯片设计的全流程覆盖了两三遍,在各自细分领域逐渐露出尖角,但国产EDA企业仍然困在“人才”里。

EDA发展之痛:人才

EDA行业属于典型的技术密集型行业,EDA 工具研发难度大,对复合型人才需求高,市场准入门槛高且验证周期长。因此,单一企业往往难以在短时间内研发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EDA关键工具,需要通过长时间不断的行业并购整合来实现对EDA全流程的覆盖。在过去三十年中,国际具有竞争力的三大全流程EDA厂商新思科技、楷登电子、西门子,每家都进行了超过50起以上的兼并收购,新思科技更是经历了100起以上。这三大巨头不仅构建了较高的生态壁垒和用户粘性,近年来市场份额维持稳定,也积攒了庞大的人才体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兴的EDA企业若想突破国际EDA巨头的垄断,打造出具备国际市场竞争力的产品,首先就要在人才竞争上有所突破才行,专业技术人员是各EDA企业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基石。但众所周知,集成电路人才缺,EDA人才更缺。对于一个常见的EDA公司来说,产品开发主要是写软件代码,以C++语言最为常见,在开发中注重运行结果和算法速度,需要的是软件人才,以及数学或微电子这样的人才;产品开发出来后,要拿到客户那里去推广,拿软件帮客户解决实际问题,这时就需要芯片设计的人才作为应用工程师

所以EDA行业最需要的是软件、芯片、数学&微电子学科这三大类中的至少两种以上的复合型人才。然而合格乃至优秀的EDA行业人才在全球范围内均较为稀缺,行业内对人才的竞争非常激烈。

像EDA这种高技术人才,能做EDA,也能做其他行业。早在2000年的时候,美国的EDA行业处于崛起阶段,因此积累了不少从事EDA行业的人才,但是总量也不大。后来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崛起和人工智能的冲击,这两大创新行业吸引了大量具备 EDA 专业知识和能力的人才进入,进一步造成了 EDA 行业人才的稀缺。

来到国产EDA行业,人才稀缺则尤为严重。国内最大的EDA企业华大九天,据其招股书透露,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总人数660人,研发和技术人员数量达494人;截止2021年底,概伦电子的研发人员为142人,总人数约为240人。而国外EDA企业的情况是,新思科技2021年秋季财报数据显示,其员工人数大约16300人,研发人数占据80%左右;楷登电子的员工人数大约有9300人;再加上西门子,国外三大厂加起来大约有3万左右的人才。

数据来源:各厂商财报(制表半导体行业观察)

国内要想保证不被卡脖子,在人才方面至少要有上万人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差一个数量级。人才的稀缺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行业的发展速度。

虽然行业最近几年加大了培养力度,但是EDA人才培养周期较长,短期内靠大幅投资培养来提升人员规模是比较困难的,并不能解决当下国产EDA产业缺人的燃眉之急。关键还是在于EDA这个市场大舞台能否吸引更多人才的自愿加入,这其中很重要的就是海外经验丰富的人才回流。

国产EDA大门打开,人才的时间窗口很重要

近些年,中美科技摩擦加剧,EDA软件成为美国对华封锁的武器。例如在2019年的EDA三巨头终止了与华为海思的合作,为国产芯片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使得国内集成电路企业出于安全性和可持续性等因素考虑开始接受或加大采购具有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国产EDA工具,这就为国产EDA企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会。根据GIA报告显示,中国EDA市场从2020 年至2027年复合年增长率预计高达11.7%

再加上国家对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高度重视,EDA行业作为集成电路产业的重要基础,也得到了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这些政策的推出与实施,提升了EDA行业的知名度。在2018年之前,行业关注度比较低,市场投、融资都较为平淡。但是这两年,EDA成为资本市场热捧的产业,国产多家EDA企业已经都拿到了可观的融资

2020 年 1 月,商务部等八部委发布《关于推动服务外包加快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支持信息技术外包发展,将企业开展云计算、基础软件、集成电路设计、区块链等信息技术研发和应用纳入国家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支持范围。

2020年8月,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对于国家鼓励的集成电路企业,特别是先进的集成电路企业,予以大幅度税收减免。

2021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将集成电路作为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的基础核心领域之一,并将集成电路设计工具列在集成电路类科技前沿领域攻关课题中的首位。

综合来看,国内EDA行业在政策引导、产业融资、人才培养等各方面均实现较大进展和突破,产业发展环境进一步优化。这将有助于国产EDA项目的加速落地,也有利于全球 EDA行业人才向国内市场汇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行业人才向EDA行业回流,充实国内EDA行业人才储备。国产EDA产业的大门已经为广大优秀EDA人才敞开,EDA企业也纷纷向国外一大波优秀人才抛出橄榄枝。国产EDA产业的风口来临。

风口之下的国产EDA行业,其所带来的创新机会和价值前所未有。

近年来,不少海归人才加入国产EDA的大军。国内优秀EDA企业日观芯设的林逸舟博士也是其中一员,据其回国创业这两年的所见,所闻,所感,目前国内已有40-50家EDA企业,号称已经把芯片设计的全流程覆盖了两三遍。这些企业中有的主打商业模式,有的主打上下游贯通,而有的是以产品导向为主,整体行业当前处于鱼龙混杂的局面,在未来两三年的窗口内应该会水落石出。所以人才应该擦亮眼睛,找真正能实现个人价值的企业来落脚。

 

林博士对海归人才的建议是:

一方面,人才要注意珍惜自己的时间,把精力放在技术和产品上,规避一些没有太多诚意的投资意向,要了解投资人的想法和以往风格,真正做产品的投资人会跟人才一路向前;另一方面,EDA产业大多需要签订竞业限制,在这样的要求之下,海归人才的第一选择则显得尤为重要,因为EDA的产业创新时间窗口有限,很难有第二次机会。而且EDA的开发周期长,产品代码动辄百万行以上。即使人才很有经验,工作量也摆在那里。如果从打造基础模块的“轮子”开始做起,可能需要2-3年,势必要浪费绝佳的时间窗口。

在这方面,如日观芯设这样的企业已经把轮子做好。

比如时序分析是芯片设计中很重要的一环,许多EDA产品的创新都离不开时序分析,日观芯设在这一领域有充足的经验,争取做出最好的轮子。此外公司还聚焦在时序约束、功率、IREM等共性领域,造好更多轮子。

“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日观芯设已经得到多家一线产业科技基金助力,为人才搭建好基础的轮子,准备了充足的资金支持,人才加入只需要发挥自己的最大长处,在此基础上进行技术创新即可。

EDA处于集成电路行业最上游,其发展需要契合集成电路行业的技术发展趋势。EDA工具的发展创新极大程度提高了芯片的设计效率,一直以来是推动芯片设计成本保持在合理范围的重要方式。现在,随着摩尔定律逼近极限,Chiplet和先进封装等新需求也对EDA提出了更高和更新的要求。此外,芯片复杂度的提升以及设计效率需求的提高同样要求技术赋能EDA工具的升级,来辅助降低芯片设计门槛、提升芯片设计效率。这些都需要创新型的人才来实现,人才施展的空间无限大。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即使是面临中美科技分离的态势,用户仍有很多选择,如果只是做一个平平无奇的EDA替代品,还是无法真正抓住用户的心。长远来看,国产EDA企业要想打破巨头垄断,走向国际市场,实现长足发展,必须重点突破关键环节的关键工具或对局部流程进行创新,为客户创造优于现有解决方案的价值,才有可能在国际市场得到认可和较高的商业回报。只有真正能做出产品的企业,方能让人才享受到EDA产业腾飞的红利。

虽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但海归人才收获的将不仅仅是利,更重要的是处于“国产替代”、“EDA产业补缺空白”、“产业崛起”的大环境之下,有识之士在国内或将能一展拳脚,成就一番伟业。

结语

EDA虽然门槛高,市场窄,但却是我国集成电路发展过程中的必要一环。目前国产EDA迎来了发展春天,但追赶之路依然艰辛,人才作为EDA产业的第一资源将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人才强则产业强,人才兴则科技兴。在这样的大趋势和背景下,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有经验人才能加入到国内EDA产业的大军当中,真正为国产EDA产业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好风凭借力,送“你”上青云。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一年一度的电子设计自动化盛会DAC(Design Automation Conference)大会就要召开,日观芯设也将会亮相。DAC大会被公认为电子系统设计和自动化的重要会议,该会议为全球芯片设计公司、EDA公司、芯片设计工程师等提供了一流的交流机会。届时日观芯设也非常欢迎有志之士,共同交流国内EDA的环境和回国感受。